文艺作品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 员工生活 > 文艺作品
闫江涛【散文】端午日 粽飘香
发布日期:2024-06-11    作者:闫江涛    来源:新元公司    点击量:637    分享到:

101718007219703523.jpeg

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如约而至。

当天际出现一抹鱼白的时候,万物还沉寂在睡梦中时,就听到母亲起床的声音,她已然在准备着端午节会餐的吃食,老人总是睡不住的,前些天早早就开始反复念叨端午节的到来,我知道母亲是想念长年在外的儿女和小孙子、小外孙了,想提醒大家回来聚聚,吃她和父亲经过层层加工和精挑细选的美食,仿佛在父母面前我们永远是一群贪玩而又长不大的大孩子,父母对子女的爱总是那样的无私与慷慨,犹如春风拂面沐浴着儿女心房。

近些年父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,一头黑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夹杂着少许白发,两鬓额头鱼尾纹又加深了很多,脊背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挺直有力,手上开始有了老年斑,充斥着手臂,身子变得有些发福而又臃肿,踽踽独行着,自从我们回到家父母亲就处于忙碌状态,总是闲不下来。

端午节吃粽子是必不可少的,制作过程也是一项很繁琐的“工程”,从选取粽子叶再到选米、一整夜的泡米,再到搭配配料大红枣,煮粽子,每一步都是母亲亲力亲为,我们几次想帮忙都被母亲嫌弃“碍手碍脚”婉拒,我曾一度没学会包粽子,可能因为自己手笨也可能是一直未认真学。而小孩子们的好奇加入,父母亲则欣慰地同意,一时之间手忙脚乱,锅碗瓢盆儿有节奏不定时地响起,场面阵仗一度有些乱中有序,直到粽子进锅里煮才算告一段落,等待粽子熟的时间里父母亲与我们唠唠家常,回忆着一些往事,孩子们则欢快地奔跑在院落里,一会儿拿着小锄头学着父亲有模有样锄草,一会儿追着小鸟蝴蝶打闹一番,一会儿逗逗小鸡,一会儿跑到对边的山坬坬上摘一些自家的青杏子和青苹果,酸得直龇牙咧嘴,跑回来“骗”大人们吃,殊不知又被狠狠地捉弄了一番,惹得大家哄堂大笑。很快锅里的粽子随着蒸汽散发出浓郁的糯米香和枣香,孩子们放弃打闹翘首以盼在大铁锅沿旁,眼巴巴流着口水观望着。媳妇看着这些小馋虫们则玩心大起,要求孩子们每个人说一个端午节的由来及典故,大宝说:“是因为人们纪念忠臣屈原投江尸身不被鱼虾咬”,二宝说:“是团聚,是传承孝道”三宝说:“是纪念那些已故的先烈和长辈”最小的四宝则面露难色说:“是因为好吃”,也真是难为他,问他不应该被他这个年龄段所知的事,被爷爷奶奶亲昵地搂在怀里,正在这时候粽子熟了,孩子们猴急地去拿,殊不知心急吃不了热“粽”子,教会他们做人要沉稳、冷静。母亲则催促我驱车去外婆家送些粽子,母亲对待长辈又或是街坊四邻永远一向是如此。奶奶早故一直是我们心里永远无法磨灭的殇,遂一大清早已进行了传统的祭祀活动。外婆上了年纪又喜欢静,所以我们总是来回跑置办生活用品,老远就看到外婆早已等候在大门外边,朝我们挥挥手,我们和孩子们一块陪老人家吃粽子,一口咬进去,满嘴齿香四溢,爽滑顺口,枣子独特的甜味点缀粽香,甜在心头。孤苦伶仃的外婆看着众人,眼里散发着微笑的光芒,老人是不幸的,白发人送黑发人,至今也无法向她言明,愿粽子能使她心里甜一些,离开时送了我们一些对边山峁上的李子。望着那棵熟悉的树、那条熟悉潺潺流水的小河,那条熟悉又早已杂草丛生覆盖的小路,物是人非,再也不见当年那些童年的身影和喊叫声,一边走着一边回首着,看着夕阳落幕下老人落寞的身影,眼眶里不知不觉早已满含泪水,小儿子用小手轻拭着我眼角泪,说:“爸爸不哭,我永远听话”,我说:“没事,眼里进沙子了”紧紧抱着他,此刻无声胜有声,心揪得好紧,期盼着“春风若有怜花意,可否容我再少年”哪怕再回到过去一刻钟,让老人再高兴上那么一次。夕阳西下那一幕将永远定格在心底,永远无法磨灭,此刻唯有风儿在沙沙作响着,愿逝者安息,将更加珍惜身边的人,父母唠叨是福,儿女承欢膝下是福,奋斗不止亦是福,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

一年一端午,一岁一安康,品粽香,思华年,诚追忆,明事理,愿大家端午节安康,愿你“粽”是快乐、“粽”是被爱、“粽”是微笑、“粽”是成功。